郎永淳夫妇抗癌4年 妻子出国休养儿子弃读名校陪治病

来源:2020-09-14 11:03:22

  2014年2月14日,正值情人节和中国传统节日元宵节,长江文艺出版社举办郎永淳和妻子吴萍合著新书《爱,永纯》的发布会,央视《新闻联播》当红名嘴悉数到场――欧阳夏丹、李瑞英、康辉,以及新东方创始人之一徐小平共同畅谈爱与婚姻。现场大病初愈的吴萍淡妆出现,显得有些憔悴,但丈夫郎永淳始终在旁握着她的手。夫妻两人在随后的采访中感叹,“今天收获了这么多人的爱和祝福,是我们19年里面过得最特别的情人节。”

  《爱,永纯》是《新闻联播》主播郎永淳和病中妻子吴萍合著的随笔集,从20年前两人在北京广播学院相识讲起,夫妻双方用各自的视角,分别记述了两人恋爱结婚的过程。2011年,郎永淳妻子吴萍罹患乳腺癌,后出现癌细胞转移,两人又分别写出了这三年来病中的相互扶持。《爱,永纯》的责编王黛君说,自己在2013年夏天在网上看到最初的几篇文章,“就是这短短的几篇文章就轻而易举地打动了我。”于是她向郎永淳吴萍夫妇约稿,将二人从1994年相识相恋,到吴萍得病的整个治疗过程记录下来。

  

  本科学习了五年中医的郎永淳,在妻子生病过程中一直以专业视角在吴萍惊慌失措时给予鼓励和安慰。“我不停地用我的医学知识和判断来缓解她的压力,也缓解我和家庭的压力。四年很艰难,但我们过来了,希望能迈过五年的坎。”郎永淳说。郎永淳还希望妻子通过写书找到价值,获得认可:“我特别支持她把心里话说出来,获得别人的鼓励和支持。得病的人很怕别人觉得自己是没用的,我也想她能在写书的过程中获得肯定。”

  在妻子生病期间,郎永淳不但没有减少工作量,还主动承担了不少公益活动,并开创了自己的自媒体“郎读”。2011年8月,郎永淳和欧阳夏丹还成为了改版后的《新闻联播》最新一批年轻面孔。郎永淳解释,自己的工作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收获了不少成功,这是因为他要给吴萍积极的暗示,告诉她天没有塌,一切正常。

  对于近日网上流行的“央视主播失误合辑”,郎永淳在进入《新闻联播》后对自己要求更加严苛。“你出了差错会特别地沮丧,你会用内心对自己的拷问,来对自己作出惩罚,而不在于今天我被扣了五十块钱怎么样。”郎永淳说,“其实在这个平台上,我们也希望面对更多的诟病,希望能够让这个节目焕发出更多的活力,做出我作为主播能做的事情。”

  

  吴萍患病瞒着丈夫

  吴萍查出乳腺癌时,郎永淳正在外地出差,她选择了暂时瞒着丈夫。李瑞英回忆,“我知道吴萍得病时我就蒙了,也不敢和别人说。给我打电话时,她很伤心。但她马上说,永淳在外做直播,你千万别告诉他,影响他直播。我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后亲自飞过去,面对面告诉他。”吴萍在旁说,李瑞英是除了自己的亲妹妹以外,最早知道自己得病的。

  康辉说,自己和郎永淳相识18年,郎永淳面试央视《新闻30分》时的西装就是临时到康辉宿舍借的。“他永远波澜不惊,心非常大,非常淡定。但唯有一次,我看到他眼中的慌张、焦虑。”康辉说,“那个下午我们都上班,他比我下班早一点,我录音出来,他说他要早走一点,吴萍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不太好。我第一次看到他特别紧张,第一次听到他有点哽咽地说话。他匆匆忙忙走了,那个背影我记忆最深刻,我感觉到他关心的人是他最最最爱的人,这个人就是吴萍。”

  而同一批考进新闻联播、同是“新面孔”的搭档欧阳夏丹则形容他眼中的郎永淳是个“大气”的人:“他不是身材魁梧高大的男性,但有很强的责任感。在工作中的大气表现在,有时我们排班时排不开,他总会淡淡说一句:我来吧,什么班都行。”现场,欧阳夏丹笑言,把新书发布选在情人节,今天来捧场的都是真朋友。“把故事写出来是需要勇气的,也会有反对和质疑的声音,但是我相信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分享爱和温暖,因为人生中一个一个的坎是靠爱走下去的。”

  欧阳夏丹去医院看望吴萍时,被她的坚强和乐观打动。李瑞英也说,自己之前没有琢磨过,为什么郎永淳的性格这么淡定。“你在他脸上看不到情绪的变化,遇到什么好事也没有喜形于色。现在看来,他的个性和夫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他有今天的成绩,夫人有一大半的功劳。”李瑞英说。

  

  妻子出国休养儿子“陪读”

  郎永淳和妻子吴萍相识于广播学院,郎永淳还没毕业,就被《新闻30分》录用,住到了节目组安排的宿舍里。吴萍在《爱,永纯》书中写道:“永淳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辆自行车,每天下午下了节目,他就从长安街最西头骑到最东头,到了学校常常是说不上几分钟的话,他又得匆匆骑车回台,来回四个多小时,他却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有一次,不知道谁给了他一块巧克力,他揣在兜里带给我,兴高采烈地掏给我时,巧克力已经化成了糊糊。”

  妻子受病魔困扰,在雾霾持续的天气下,郎永淳在家庭会议上提出“妈妈出国休养、儿子出国陪读”。因为在那里,“没有人会把她当病人看待,她自己也快忘了自己生过病,简单地享受着陪读生活就够了。”郎永淳在《爱,永纯》一书中表达了自己送妻儿出国的初衷。妻子吴萍

  带着儿子在去年新学期开学前抵达美国,几个月的分别,对于郎永淳来说不仅是分隔两地之苦,还有对妻子病情的无尽牵挂。

  近年来,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增长趋势显著。在我们国家,每10万人中在高发地区也就50至60人患乳腺癌,死亡率则在30%以上。吴萍也在书中 “建议大家每天留30分钟给自己,思考怎么样更好地生活。”珍惜健康,关爱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如此高的死亡率,是吴萍和郎永淳必须要面对的关卡。在《爱,永纯》一书中,郎永淳在末尾这样写道:“一旦出现转移,五年生存期是一个大关卡。不能闯过去,吴萍的生命可能会在2015年终止;能闯过2015,下一个坎儿,则是,能否闯过2020!吴萍本人能否面对?我如何应对?儿子会有怎样的反应?我们仨怎么去共同应对这突如其来、不能回避的变故?”

  

  第一个大关卡成功闯过去了,郎永淳一家三口的2013过得无比充实,现场郎永淳告诉大家:“我们很平凡,也会遇到挫折,一个人的孤单到两个人的浪漫再到三个人的柴米油盐,我们有欢喜有痛苦,但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向着未来,未来就是三个字,不知道,我们有勇气走向不知道。”

  对话郎永淳

  她理解了我做的一切

  北京晚报:在知道妻子患乳腺癌时,那些难熬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

  郎永淳:当时我在广州参加亚运会的前期采访,到深圳酒店时翻开iPad得知吴萍得病,我并没害怕,我知道我是顶梁柱。到2012年12月,我没想到会出现转移,乳腺癌的五年存活率很高,但两年就发生转移,很不利,没办法,它已经来了。我拿到结果后无从抉择,不能告诉她,她一定觉得世界又关了一扇门,所以我问朋友、找专家,但我知道世上没有奇迹,只能自己给自己鼓气。我们哭过,但哭过后要从容地解决它。

  北京晚报:领导是否跟您提出过减少一些工作量?或特殊照顾一下?

  郎永淳:对,其实今天到现场的李瑞英老师,她当时排班也会跟我讲。我说但凡我因为这个事影响到了正常工作,一定会让吴萍觉得,这个事儿大得像天塌下来一样,我们一定要像看感冒一样去对待它。这时候实际上是从具体的工作安排上给她一个心理上的支撑。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够在这几年中理解这一点,但我知道她今天能够获得这样一个相对正常的检测结果,实际上她理解了我所做的一切。

  北京晚报:您在妻子生病的这两年还考上了新闻联播。

  郎永淳:台里通知,7月30日考试,你爱来不来。我记得8月1日晚上大概7点,所有测评的结果出来,女的第一名是欧阳夏丹,男的第一是我。这时候妻子儿子都在加拿大度假,我暂时不能跟任何人说,一直憋在心里边。即便那时外面已经走漏风声,各家媒体在炒了,我的电话也不能接。没有到在电视上呈现的那一天,就不能说。

  


英语招生评测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1course
师创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