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鼻祖余三胜

来源:2020-09-12 18:05:52

余三胜(1802—1866),原名开龙,字起云,湖北省罗田县天堂寨滥泥畈人。幼学汉戏,工老生,后改唱。清嘉庆末年赴天津加入“群雅轩”票房。道光初年入北京,隶“春台班”,至道光中期,蜚声梨园,是国粹“”创始人之一。

余精文墨,善口才,文武兼长,富于创新。在徽调汉剧合流形成的过程中,首将汉调皮簧和徽调皮簧相结合,并吸收昆曲梆子的演唱特点,创作皮簧唱腔;又揉西皮、二簧、“花腔”为一体,创制二簧反调。在念白上,将汉调基本语音与京、徽语音相结合。善于以唱腔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并把青衣小腔溶于老生唱腔之中,形成独特的风格,为后辈所仿效。《都门杂咏》有诗云:“时尚黄腔似喊雷,当年昆弋话无媒,而今倚重余三胜,年少争传张二奎”。天津第一代泥塑匠张明山塑造余三胜饰《黄鹤楼》中刘备泥塑一座,被界尊为“祖师爷”。

余三胜于清道光初期进京搭徽班演唱,后与程长庚、张二奎齐名,称“老生三杰”、“老生三鼎甲”。余三胜之成名实早于程、张。他的嗓音醇厚,声调优美。他在汉调皮黄和徽戏二黄腔调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艺术特点,创造出抑扬婉转、流畅动听的唱腔。当时余三胜以擅唱“花腔”著称,所谓花腔,实即旋律丰富的唱腔。余三胜在唱腔的创制上,就在于丰富了演唱的声音色彩,加强了唱腔的旋律。据记载,中的二黄反调,如《李陵碑》、《乌盆记》、《朱痕记》等剧中的反二黄唱腔,均创自余三胜。余三胜不仅将徽、汉二腔融于一炉,创制出旋律丰富具有独特风格的唱腔,在舞台语言的字音、声调上,也将汉戏的语言特色与北京的语言特点相结合,创造出一种既能使北京观众听懂,又不失风格特点的字音、声调。余三胜的表演也很细腻,注意刻画人物的感情、神态。他所擅长的剧目,以唱、做并重者为多,如《定军山》、《秦琼卖马》、《战樊城》、《鱼肠剑》、《击鼓骂曹》、《四郎探母》、《双尽忠》、《捉放曹》、《李陵碑》、《琼林宴》、《朱痕记》、《乌盆记》、《摘缨会》等。尤以《定军山》、《卖马》著称。谭鑫培即是更多地在继承余三胜的演唱艺术的基础上,进行了开拓性的创造。余三胜之子余紫云,工旦;孙余叔岩,工老生。

余三胜故居和传说

天堂寨风景区内的上余家湾在大别山主峰天堂寨山脚下的一个山坡上,距罗田县城东北四十余公里。很少有人能够把大别山天堂寨脚下的这个小村庄和中国的国粹“”联系起来。9月5日,我们来到这个只有20来户人家的小山村,但见林木蓊郁,山峦青翠,村头一户人家的墙上“学毛主席语录,听毛主席的话”和“农业学大寨”的旧年标语映入眼帘,秋阳下的小村静谧无声,宛如一处世外桃源。

79岁的村民余直夫正要出门放牛,听说我们来寻访余三胜的故居,连忙将我们迎入家中,不一会79岁的余国民和几位妇女相继来到余直夫家里,两位老人兴致勃勃地讲述了村里故老代代相传下来的有关余三胜的传说和故居的情况。

余三胜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和他的祖辈居住在这个村子里,他出生时,家里只有两间土砖房,遗址就在余直夫家门前的坡下,现已无旧居留存下来的遗迹。后来全家搬到天堂寨九资河镇的严家湾。据两位老人说,余三胜小时家境贫寒,父母以乞讨为生,他则在外拍渔鼓筒子(当地一种民间乐器),加入了乡间戏班。有一次在一个叫台子湾的地方演出,当地一个姓杨的富人点了两曲戏,余三胜在前一个戏里演公主,卸装时忘了摘掉金镯子,就接着演后一个戏里讨饭的黄梅姑娘,惹得姓杨的大怒,拿马鞭抽打他,不给戏班演出费,强令戏班开除他,余三胜由此离开罗田浪迹江湖。余三胜在北京被嘉庆皇帝点了“戏状元”后,他的一个族人受这个姓杨的欺凌,族人为此赴京,在旅馆住了数月才见到他,他为族人付清了住店的钱,答应帮族人伸冤,让族人在京城又住了几个月。不久,省里的差人到当地办理这件案子,姓杨的非常害怕,吞金自尽。

余三胜在京城成名后,将父母和弟弟接到北京,从此没有回过罗田,与家乡也少有联系。余直夫老人说,有一年余叔岩来武汉唱戏,他的伯父当时在汉口做生意,在戏园里看到余叔岩写的寻亲启事,上写道:祖父余三胜,小小余三胜(余叔岩艺名),有上堡(九资河一带的地名)的家门,请到某某旅店相会。

当地还流传着余三胜当“戏状元”的传说。元末农民起义红巾军领袖徐寿辉的故乡也在罗田县大别山南麓天堂寨,余三胜故乡天堂寨有座七娘山,乡谚曰:“天子非天子,七娘是戏娘”,说的是徐寿辉最终未成为“真命天子”,反倒是七娘山出了个“戏状元”。相传,余三胜进宫唱戏唱得嘉庆皇帝龙颜大悦,口封他为“戏状元”,并说:“会戏余三胜,能文匡一清。”将他与当地有名文士并列合观。

今年78岁的王俊,退休前在湖北省艺术研究所工作,1982年她曾赴罗田参加调查有关余三胜的史料。调查中找到约在1935年纂修的《余氏宗谱》七修本,此谱记载了余三胜从祖父到儿子余紫云的情况,无余叔岩的记载。余三胜生卒年月也由此谱才得以确定。余直夫、余国民两位老人告诉我们,近年重修了《余氏宗谱》,因余直夫家藏的新修宗谱被人借走,我们无缘得见。

舞台小人生,人生大舞台,余氏祖孙的故事也是一部梨园传奇。百年前,余三胜本是一个唱民间小调的山村农家子弟,凭依个人天赋和种种机缘,风云际会,数十年间扬名千里之外的京城,跻身于国粹的奠基人之列,同与子孙蜚声梨园,为后世所景仰,这样的人生际遇着实令人赞叹!


美国本科商业管理专业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6V3528/
师创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