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你妖娆绽放小说

来源:2021-01-14 15:35:34

这里提供《》小说,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苏冉阮钧泽的小说,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值得一读。阮钧泽走后,张导干脆搂着她的腰说话,带着酒气的鼻息喷到她的脖颈上,让她一阵阵地泛起恶心。她想反抗,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为你妖娆绽放》精选:

苏冉酒量再好也有个度,此刻已经有些醉了。阮钧泽走后,张导干脆搂着她的腰说话,带着酒气的鼻息喷到她的脖颈上,让她一阵阵地泛起恶心。她想反抗,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阮钧泽去哪了?他有什么事情要走得那么急,连看她一眼都没有?想到他在路上对她说的话,让她把‘本事\\’使出来,拿下这个周南瑜喜欢的角色,所以他现在是清场给她发挥的空间?苏冉越想越心凉,趁着意识还清醒,悄悄把自己的位置发给了备注为‘时深\\’的人。……阮钧泽把油门踩得很低,紧握着方向盘朝机场疾驰而去。周南瑜,刚才周南瑜发给他信息,说她出车祸了。去年一整年周南瑜都在美国拍戏,刚刚回来,阮钧泽因为今晚有饭局,所以只安排了人去接她,哪知道会出这种事。心里不禁懊恼,早知道他亲自去接她了。心烦意乱时,脑海中不知怎的掠过一双好似已经有些醉意的眼睛,他眉心蹙了蹙,车速不自觉慢下来。那个女人……喝醉了?阮钧泽抿了抿唇,一边手握着方向盘一边手拿了手机给好友徐尧发了条信息……周南瑜只受了轻伤,阮钧泽到医院时,她已经包扎好,只是受了惊吓还在昏睡。看着她安静的睡颜,阮钧泽发自内心松了口气,很多人都不知道,她不只是他的未婚妻,对他来说还有特殊的意义,他不能失去她。这时候,手机收到来电,是徐尧打来的。“怎么样?”徐尧说:“我到的时候人都已经走了,包厢也退了,那个张导也没住你定的房间。哦,对了,我打苏冉的手机,关机了。”所以,苏冉是和张导一起走的?关机?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关机?人什么情况下会关机?当然是在不想被打扰的情况下!她在做什么不想要被打扰?她和张导在一起做什么不想被人打扰?答案显而易见。阮钧泽面色一冷,恰好此时周南瑜悠悠转醒,他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苏冉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出了会神,想起醉倒前的事,她倏地坐起声,待看清楚周围环境,才把高高提起的心放下。这里是时深的家,看样子,应该是有惊无险。房门被轻轻推开,时深端了碗醒酒汤走进来,他的右脚早年受了伤,走起路来有点跛,小心翼翼才没把汤洒出来。“时深哥。”时深走到床前,把醒酒汤递给她,“刚煮的,喝了明天头不会太难受。”“对付醉酒,我比你有经验。”苏冉想要像往常一样冲他轻松地笑,却发现嘴角怎么都扯不开——是啊,从前滴酒不沾的她,怎么变成了对醉酒习以为常?时深蹙眉:“这种事有什么好炫耀?”苏冉双手捧着碗一口一口地喝,脸上没有故作的媚意,也没有职业化的微笑,乖顺得像个孩子。只是,没多久,有什么东西落到了碗里,一滴,两滴……止不住地往下掉,和醒酒汤融合在了一起。时深沉默地坐在床边看着她。苏冉静静地汤喝完,可还是垂着脑袋没有抬起头。时深叹了口气,把她的脑袋按在胸膛里:“想哭就别忍着,我在这里。”苏冉终于忍不住,靠在他怀里哭出声。对阮钧泽的爱有多深,她现在的委屈就有多大。“他怎么能、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他真的觉得我可以跟任何男人上床吗?我知道他是要去接周南瑜,周南瑜就那么好吗?”就那么好吗,好到他的心里就挤不出一点点的位置放下一个她?
数控钢筋弯曲机 https://lili198827.cn.china.cn
师创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