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余生不欢愉小莫最新章节阅读-如果余生不欢愉瞿博霖林颜榆小说目录

来源:2020-10-16 13:58:19

如果余生不欢愉第11章 她欠他的

这几天因为瞿博霖没有出现,林颜榆在暗夜的生活过得还算不错。

除去一直还是没有客人愿意点她。

这也就意味着,林颜榆还是没有办法还上欠暗夜的钱。

她依靠着吧台正在发呆,有人走过来碰了一下她的肩膀。

林颜榆回神错愕的看着对方。

陌生的脸庞,让她心生警惕。

“林大小姐今天可是来运气了,有客人指名要你过去伺候呢,你还不快点!”对方似乎带着怒气,在跟林颜榆讲话的时候,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嫉妒。

她自认为自己比林颜榆强的不止一点半点,可是对方点了林颜榆,却没有点她。

林颜榆神情中闪过一丝意外,经过上次陈鸿飞的事情之后,在接下来的很多天里,都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同她扯上关系。

林颜榆想不通今晚会是谁,她没有多问轻声应了一句,便准备去包厢。

一路上林颜榆遇到的人并不多,却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正对上浮舟。

“你来这里做什么?”浮舟错愕的看着林颜榆。

他的脸色有些红晕,看起来喝了不少酒,只看起来神志还算清明。

看向林颜榆的眼神中带着担忧。

“客人点名让我来的。”林颜榆泯着嘴,淡淡的回应浮舟。

浮舟皱紧了眉,在林颜榆准备推门的时候出声道:“房间内是陈鸿飞,你进去后小心点。”

陈鸿飞同林颜榆的纠葛,浮舟方时虽不在场,几日里还是听到了不少风声。

听完浮舟的提醒,林颜榆握着门把手的手一顿,紧接着转动了手柄,进门前冲着浮舟道:“谢谢。”

她心中明白自己没办法拒绝,陈鸿飞是客人,她只是一个服务生,只有顺从的份。

浮舟也知道自己没办法让林颜榆离开,唯一能做的也只是让她多加小心。

一进门林颜榆便对视上了陈鸿飞审视的目光。

他似乎已经等了自己很久,叼在嘴中的烟,已经燃了一大半。

透过虚渺的烟雾,落在林颜榆身上的视线,就像是要将她的身体灼出一个洞。

“来,过来坐。”陈鸿飞对着自己身旁的位置拍了拍,示意林颜榆过来坐下。

林颜榆伸手拉了拉衣服,依言走到了陈鸿飞身旁坐下。

整个人僵硬的杵在那里,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陈鸿飞没有搭理林颜榆,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浮舟。

浮舟脸上堆着笑,几步走到了陈鸿飞的身旁。

他其实不应该来招呼男课的,可是今天陈鸿飞却点名要了浮舟。

本来他还有些不明白陈鸿飞此举的意思,就现在来看,他的目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旁的她。

“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你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陈鸿飞的手搭在了浮舟的肩膀上,嘴巴贴着浮舟的耳畔细语道。

他并不爱男色,只是留着浮舟还有别的用处。

浮舟浅笑着拒绝陈鸿飞的提议,他并没有这个特殊爱好,也不愿意跟着陈鸿飞。

见他这样不识抬举,陈鸿飞也没有生气的意思,依靠着沙发背,侧头看了一眼一旁一动不动挺着背的林颜榆。

“林大小姐,我这是为他好你说是不是。”

林颜榆没有回话,只侧头看了一眼陈鸿飞。

陈鸿飞用舌尖顶了顶腮,昏暗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戏谑。

他似乎已经找到了林颜榆的命门。

“你可以先离开了,我同林大小姐还有好多话要单独谈谈。”陈鸿飞撇了一眼浮舟,眼神中已经没了刚才的异样,看他的目光俨然是一副陌生人的架势。

浮舟略显担忧的看了一眼林颜榆,在对视上波澜无惊的视线后,他留下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了包厢。

恰好房间内歌曲处于换歌的间隙,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除去一同陪陈鸿飞喝酒的几个公主的笑声。

“林大小姐,这伤养的可真是够快的。”陈鸿飞,接过身旁小姐递来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酒,斜着眼睛看着林颜榆。

林颜榆抿着嘴不语,有酒水打在了身上刺鼻的酒香侵染着她身上的伤口。

刺麻的感觉让林颜榆收回了神思。

陈鸿飞努视着林颜榆,眼神中带着一丝狠戾:“我点你来,可不是让你在这里发呆的。”

他对林颜榆依旧谈不上好感,那日因为翡温玉插手,他想做的事情没能完成,今天说什么也要补上。

“那陈先生需要我做些什么?”林颜榆直视着陈鸿飞的视线,脸上面无表情。

陈鸿飞看不惯林颜榆若无其事的样子,俯身上前盯着林颜榆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解释到:“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狠心肠的女人,温温那样好,你竟然杀了她。”

林颜榆闻言皱紧了眉头,她想要解释,却明白对方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当然林颜榆的沉默,就成了陈鸿飞最大的刺激。

他冷笑一声,突然推开身旁依偎的女人,几步走到林颜榆身旁。

俯身盯着林颜榆小声地提议道:“我这个人向来不赊账,既然你欠我的就都给我还回来,做牛做马也要给我还回来!”

林颜榆皱紧得眉头,显示着她内心的拒绝。

眼见如此,陈鸿飞没有生气,张开的口吐出的话更加让林颜榆无法拒绝。

“刚才那人你似乎很在意他?倘若你今天不答应我的提议,我有的是法子来整他。”

“我突然觉得动他,似乎比动你还要让人心生愉悦。”陈鸿飞脸上挂着嗜血的笑,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林颜榆未来痛苦的样子。

“你别动他!”林颜榆下意识张口,语闭又开始有些懊悔。

按理她同浮舟根本没有关系,陈鸿飞想要做什么,那是他的事,她就不该插嘴。

可她内心却并不愿意亏欠任何人,浮舟亦是。

她欠他的。

“好,我答应你。”简短的四个字似乎是耗尽了林颜榆全身的力量,此刻的她俨然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娇纵的模样。

熟练的像是一个迟暮的老者,看着让人心酸。


智适应教育 http://zz.mnw.cn/zh/jy/2270912.html
师创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