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妻入怀席少很腹黑小说阅读

来源:2020-09-13 18:07:57

顾乔席阎霆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蛮妻入怀席少很腹黑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过了一会,她听到那边板凳倒地的声音,顾乔攥着手机又流下了眼泪。

《蛮妻入怀席少很腹黑》精选:

过了一会,她听到那边板凳倒地的声音,顾乔攥着手机又流下了眼泪。

"我知道了。"

结束了通话,顾乔扶着墙走回了房间,这个夜晚,她暗暗发誓,为了室长,为了那个男孩,自己一定要努力成长,守护好他们想守护的。

顾乔一直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感觉浑身的零件都要抗议了。她再三要求下,雷诺终于答应让她出院了。

刚好是周五,她还有两天的时间调整自己,周一就可以正是去席氏上班了。

那天顾乔醒的很早,下床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

窗外的那株柳树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嫩芽,青翠欲滴,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

看着玻璃上映出自己的模样,顾乔揉了揉脸让自己精神些,"加油,顾乔!"

因为起得早,顾乔坐着公交车很快到了席氏的大厦附近。

高耸入云的建筑让顾乔不得不仰视,她伸手遮住倾泻而下的晨光,嘴角挂着恬静的笑。

走到前台那边,是位笑起来有浅浅酒窝的姑娘。

"你好,我是漫画部新来报道的顾乔!"

女孩子翻了翻记录找到了顾乔的名字,刚好她的身后走过来一道并不陌生的身影,喊道:"左小姐,这是你们部门的顾小姐。"

左竹是跟顾乔一起参加网络画手大赛的,两人相视一笑,伸出手握了握。

"顾乔,我以后可以喊你乔姐姐吗?"

她愣愣的点了点头,左竹指着一边的电梯,问道:"要不我带你去?"

"顾小姐!"

是雷诺!

他走过来,左竹温柔的问了声好,雷诺的目光没有看她,话也是顾乔说的。

"我说怎么去你家没接到你,自己就早来了,也不给我个表现的机会。"

"别胡说八道啊!"

顾乔注意到左竹看过来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自己可是凭实力进来席氏的,并不想让别人想成走后门的人。

"你先去吧,我一会送顾小姐上去。"

"乔姐姐再见!"

看着笑得甜美的人,顾乔却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上面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划痕。

是刚才握手时左竹留下的。

或许她不是故意的?

"走吧,漫画部在六楼,我送你上去。"

"谢谢了!"

电梯里,顾乔看着不断上升的数字,静谧的空间里只有自己和雷诺,有些尴尬。

她挪了挪脚尖,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可以给我介绍一下漫画部的情况吗?"

"漫画部在五楼,经理叫陈丽,大家都叫她陈姐。哦对了,她就是陈年往事来着。"

顾乔倒吸了口气,当年自己刚考上大学的时候,陈年往事的"左思"就火遍了大江南北,没想到,她竟然也是席氏的人。

"不用紧张,她可是什么灭绝师太!"

顾乔轻易被他逗笑了,两人视线相撞,默契的点了点头。

电梯停在了五楼,雷诺站在电梯里并没有出来。

虽然他觉得还是亲自把人送过去好,毕竟给顾乔撑一下场面。

事实上,他也像席阎霆这样提出了。

当时Boss是怎么回答的。

"愚蠢!"

后来雷诺也就想明白了,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顾乔极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

果然还是BOSS考虑周全,再者说了,有人家宋梁在,用得着他上杆子去撑腰了。

顾乔跟她说了再见,转身走进了漫画部,这就是许多业内人士都想进入的席氏漫画部。

大家热火朝天的忙着,顾乔多观察了一下,漫画部好像被明显的分成了几个区域。

那边绝对安静的同事们都在低头写写画画,再往前,是休闲区,离她最近的是办公区。

陈姐拿着一份初稿走出来,给正在加工的同事嘱咐了几句,抬眼就看到了顾乔。

她主动上前伸出了自己的手,"我、我是顾乔!"

眼前的丫头不骄不躁,清秀的面庞还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亲切感,第一印象,九分。

陈姐也伸出手,友好的跟顾乔握了握手,"我是陈丽,你可以叫我陈姐。"

"陈姐好!"

这毕竟是前辈,顾乔还是有些拘谨。

陈姐走在前面,领着顾乔走到蓝色的办公桌那边,敲了敲,文件堆里冒出来一个圆圆的脑袋。

"小小,你要的人。顾乔,这就是你以后的编辑。"

顾乔友好的伸出手,小小激动的站起来打翻了水杯,现场一片忙乱。

等两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两人目光撞在了一起,开心的笑起来。

因为一杯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顾乔有了自己的办公桌,新的生活真的开始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顾乔去了顶楼,这里安静又可以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

席氏的大楼很高,站在高处可以俯瞰这座城市许多的场景,顾乔站在台上,朝着风伸开了双臂。

自由,放松,这是顾乔已经失去很久的感觉了。

伸懒腰之余余光扫到了一边的圆形桌子,上面还有看起来就好吃的糕点。

她左右看了看,傻笑一声,一步步挪过去。

"有人吗?"

不是顾乔傻,她是在为自己的偷听寻找一下心安理得的感觉。

搓着手坐过去,顾乔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手慢慢的伸出来。

等会,不对劲。

当年的她看过不少治愈系的小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怎么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顾漫大大的封腾和……"

"你在这里偷吃?"

身后陡然响起的声音让顾乔一个不小心就从凳子上跌倒了,她狼狈的揉着自己擦红的手掌,反应过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特别定制的皮鞋。

别问顾乔为什么会知道,你要是趴下,也会看到鞋子上金色的"XYT"。

"知道错了就好,不必行这么大的礼。"

这地方是席阎霆的专属,午休或者累了他喜欢在这边看看风景的。

走过去按了一处别致的按钮,顾乔闻声抬头,看见头顶升起了棚子。

视线下移,男人打开了炉子,火苗飞舞。

"还不起来?"

顾乔扶着凳子坐起来揉了几下自己摔疼的屁股,心里忍不住吐槽席阎霆还真是擦大气粗,竟然都会这么享受的。

"坐!"

男人命令式的说了一句,顾乔很想扭头走人的,可是这回炉子里的咖啡已经沸腾,翻涌出香味。还有桌上被席阎霆推到一边的糕点。


防爆电机 http://shhliang8.51sole.com

师创资讯网